中华网健康频道:V大夫欲携手央广健康传媒 促儿科发展破局

保护国内儿科医生等不得。以前三个和尚没水喝,现在三甲医院没儿科看。这两天广州、南京的两家三甲医院“约定”儿科停诊引起爸妈们关注。准备“二胎”的爹妈对儿科医生短缺表示担忧。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儿中心主任刘迎龙认为,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20万,儿科发展需要破局。目前可以做的就是积极鼓励儿科医生合理利用下班时间,服务更多患儿。

同样在国内致力于推进儿科发展破局的V大夫平台联合创始人谢国亮表示,适当让儿科医生改善待遇体现其市场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儿科医生提供更优质的门诊服务和门诊时间。

事实上,刘迎龙医师最近已经通过V大夫的预约面诊平台,在下班时间为更多需要看病的儿科患者提供了手术后咨询服务。类似这样的尝试在国家推进精益医疗和互联网+的大潮中,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儿科医生所接受。

刚刚受邀参加第二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京城好医生”推荐活动颁奖礼的V大夫联合创始人谢国亮,对央广传媒负责人透露国内部分儿科医生的工作状况,上午8时至12时看门诊,晚上5时至9时30分还要看夜诊,病患多的时候甚至加班到凌晨1时。4小时的夜班可能需要看40个以上的病人。“在儿科有些50岁以上的医生还需要值夜班”。

这种职业环境让很多医学院的学生放弃了儿科专业,关键原因是累且看不到职业“钱”景。

V大夫认为,突破儿科发展的困局刻不容缓。“国家对‘二孩’政策的放开,儿科诊疗需求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这一想法与央广健康传媒一拍即合。双方达成了初步共识,携手推进儿科诊疗发展。据透露,明年V大夫将推出针对儿科医生评选等一系列活动,希望能藉此鼓励儿科医生,为儿科医生打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

这一话题其实早被社会关注。在去年两会上,就有全国人大代表频繁提及有关“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今年两会,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儿科主任束晓梅再次在会中提出了这个问题,希望引起各界关注。据《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包括助理医师在内,我国共有执业医师261.6万,其中仅有3.9%是儿科医师,约10.2万。而近十年内,全国儿科医生增加的人数仅为5000人,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医生数仅为0.26名,参照美国每1000个儿童1.4558个儿科医生的比例,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20万。

V大夫平台希望在提供高质量的面诊服务与服务更多的患儿之间找到平衡点。国内目前10.2万的儿科医生中,V大夫已邀请上万名来自三甲医院的儿科专家进驻,希望通过大数据及精益医疗的方式,对儿科资源进行更有效的配置。每个患儿可以享受准时的一对一面谈服务是这个平台的服务宗旨。